:: 講台討論區 ::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7198|回復: 1

猖狂帝國:羅永聰先生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7-4-25 17:16:0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2017/4/23【明報專訊】香港曾有人以「屎片醫生」去稱呼為政客化裝、收拾殘局和擦屁股的政治公關(spin doctor),但這行愈來愈吃香,這負面翻譯亦鮮有人提及。而且現實政治,單單靠化裝和擦屁股解決不了問題,屎片醫生也要擔起政治謀略家(political strategist)。

特首選舉過後,很多人都以過去「政治公關」的想法去理解「薯片」曾俊華團隊的工作,但據幕後功臣羅永聰的分享,其團隊政治謀略的角色很重。最近在社會工作者總會舉辦的分享會裏,羅就談到團隊如何「isolate」長毛和朱凱廸,目的是令佔中的人都支持阿Sir。

任何選舉都有以「贏」為目標的政治操作、策略盤算,不論是屎片醫生或政治謀略家都是要贏。

但羅永聰在中大分享會中坦言「一開始已知道會輸」,成場仗無預過會打贏的選舉,究竟要「贏」什麼?成功的選舉工程,實質上「贏」了些什麼?

薯片退場後,這些問題仍在,「錢買不到」的屎片醫生團隊,有始有終,站到前台繼續闡釋,「反撕裂」作為一個政治議程被林鄭接收了,佔中的人轉移支持薯片,開拓了淺藍淺黄政治巿場,開展未完結的政治實驗等等。

淺藍淺黄的政治實驗

不論在民主國家或極權國家,以民意或「人民的名義」的政治實驗從無間斷,香港在一國和兩制的屏障下,「人民」被擱在一旁,相似的實驗並未翻起波瀾。即便是這次選舉,讓泛民綑綁投票的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,只有65,192人參與,當中91.8%(少於6萬人)表示支持薯片,參與人數遠遠低於2014年政改方案民間公投的近80萬人。

行頭雖小,仍有很多資深記者同行做了政治公關。在九七前後筆者曾當政治版記者,歷年均有一兩個行家加入特首候選人競選團隊,董建華、曾蔭權、唐英年均有。薯片夢幻團隊的出現,有迹可尋,只是過去5年看得太多爛透的政治宣傳,看到貌似小清新即頓然開朗。

這次令我有點意外的,反而是看到薯片團隊盧勁業引述羅永聰的一句話:「Alex,我們是時候要為《明報》的罪孽贖罪。」所謂的「罪孽」,是5年前有關唐英年僭建的報道。

的確,記者常常會因為自己的報道感到罪疚,自己只在九七前後當了四年政治線記者,亦多少有同感,而最痛的,莫過於有線中國線記者林建誠在李旺陽訪問出街後,面對李旺陽「被自殺」的結果。

謀略者的華麗贖罪

因為報道真相而面對難以預見或承受的後果,可說是記者的詛咒,「贖罪」是很多同行的心結。然而,記者變身為政治謀略者,並說成是「贖罪」,實在令人毛管直豎。

5年前有關唐英年大宅僭建的報道,其「罪孽」不在於真相本身,而涉及真相背後有沒有其他被掩蓋的真相,以及揭露出來的真相被利用去製作「民意」,左右小圈選舉結果。

事與願違,抱着求真之心的記者,無法手握真相,反而因為政治操作,變成了棋子。厭倦當棋子,變身幕後玩家,也是一種選擇,但權術背後是更大的虛無,且恕我暫時看不到救贖,而是更深的罪孽。

屎片醫生與記者兩個行業,從性質上必然充滿猜忌,愛恨交集,他們既依賴對方做新聞,又怕新聞故事走了樣或變成屎片。不過,也正正因為這些猜忌,形成了一些雙方互動的條條框框:他們可以向記者講部分真相,但絕不能說謊造假,了解記者的天職是報道公眾利益相關的議題,不會因為他們的職責和工作而詆譭記者。

被政治壓扁的第四權

不過,近年社交媒體的興起,政黨或政治人物可以繞過主流媒體直接發布信息,這些條條框框被壓得有點東歪西斜。最明顯的是美國總統大選的選舉工程,特朗普的競選團隊透過一眾右翼網媒、視頻和社交媒體專頁,製造話題,接觸互聯網上以圈圈組成的社群。這些爭取支持的成效,遠較受制於專業操守的主流新聞媒體更大。

是故,特朗普及其政治團隊可以經常毫不客氣大罵記者,把針對他的負面新聞說成是假新聞;當選後在白宮的新聞界茶會,更冒天下之大不韙與菁英新聞媒體割席,把它們邊緣化。當然,美國的新聞界也不是無牙老虎,想盡辦法抵禦政治入侵,大推事實查證(fact-checking)以捍衛新聞專業。

在香港,政治與新聞界的互動更為失衡:政治以管理者的姿態進入採訪室,記者專業待遇差工時長壓力大,跑前線的普遍經驗淺,卻面對有十幾年記者經驗的政治公關,結果新聞中遍地「消息人士」,吹風會取代正式記者會,即時報道跟着政治人物社交媒體團團轉,做新聞的有辱無榮,屎片醫生則贏盡網絡KOL的掌聲,成為新聞系學生的志業。

網絡民意這球是圓的

不過,與特朗普相反,特區政府所佔領的媒體陣地在主流媒體,雖然西環大灑金錢養了幾個網媒做官方喉舌,始終佔領不了網絡。過去5年橫洲黑箱也好,反TSA也好,均在社交媒體發酵,令政府頭痛,最後被動地以網媒不能有採訪權來區隔。

以「贏」為目標的屎片醫生進場,是對豪花維穩宣傳費、天天倒阿爺錢落海的薑蓉系建制派網媒的嘲笑,薯片團隊展現出,只要包裝得好,與網民互動,有一個好好先生做代言人,廿三條與8‧31框架也可以有巿場的。波是圓的,薯片爭取淺黄淺藍的「實驗」還能進行下去。

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4-25 17:16:59 | 顯示全部樓層
閉門小風波

以「贏」作為硬道理,羅永聰的分享,說得有點太白、太過、太真,這也是「香港獨立媒體網」有關社總分享會報道被指違反閉門承諾一說的背景。

雖然社總已發聲明指該活動是公開於面書宣傳,歡迎巿民報名,會前只說不許攝錄和Facebook Live,沒有說不許拍照和報道,但薯粉卻不斷以記者違反「專業守則」而攻擊抹黑,被點名的記者不斷收到騷擾信息。

如前所述,不論屎片醫生或政治謀略家,其與記者的關係充滿矛盾,記者對什麼要報、如何報,均有其判斷。這次寫報道的記者,老實得很,按機構要求沒有攝錄,而在羅永聰分享時,強調「這幾句不能出街」的內容,也沒有寫出來,卻無理受欺凌,使採訪團隊感覺又被蓄意抹黑和「isolate」了。

凡有較豐富記者經驗的都知道,所謂的「閉門」協議是很複雜,有些是不能拍攝可以報道(如法庭),有些是可以報道但要以消息引述,有些是可以引述與報道,但特定幾句不能出街;很難操作,故此公開報名的活動頂多只能做到不能拍攝,資深記者無一不知。

違反閉門協議也不一定有違記者專業。還記得九七前我在《經濟日報》做政治版記者,在特首跑馬仔前魯平開了一個吹風會談特首條件,均指向了當時的黑馬董建華,那個閉門協議是要以「消息人士」報道,結果第二天,全港所有報章都引述消息談特首條件。

當時我感到很納悶,為什麼涉及那麼大的公眾利益,要以「消息」發放,而所有記者都接受這遊戲規則。回港後,評論版希望把整個錄音刊出,兩名政治版採訪主任有不同意見,一是要直接引述魯平並把整個錄音刊出,一是根據行規匿名刊出整個錄音。其中一名採主就是邱誠武,他最後讓我決定,還記得他的意見是:因為事件涉重大公眾利益,其實是要開名,可是開名後,你作為記者違反了協議,可能會承受同行或北京的壓力,這是個人承擔。結果,我決定具名刊出整個錄音。


槍狂帝國下的真與直

碰巧最近翻看了《槍狂帝國》(Miss Sloane),一部有關政治策略家的電影,主角一直以來的職志就是要「贏」,做事不擇手段,但卻突然決定離開大公司,為非政府組織打一場很可能會輸的槍械登記法案,大家都追問她是不是有朋友或親人是槍擊案受害人,她否認了,強調自己只是為了「贏」,但同時她卻把天真學院派的心腹助手留在大公司做卧底。最後,她不惜以自己政治行賄的偽證去打造一個政治舞台,使法案順利通過,同時她也被判入獄,賠上了自己的前途。電影充滿了詛咒、罪孽與救贖的元素,雖看不到主角個人贖罪的「因」(主角沒有展露愧疚感),卻感受她對「天真」(助理)與「正直」(非政府組織職員)的渴求,營造出有點佛教味道的救贖,背負着槍狂帝國的共業。

香港無疑是另一個猖狂帝國,但願羅永聰及一眾由記者變身而成的政治策略家,不要只忙於放煙花、貶損「真」與「直」,能背負共業去「贏」回香港。

對照語錄

曾任曾俊華政治助理及助選「義工」的羅永聰,於上周三(19日)出席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的分享會,分享選戰策略。事後網媒「香港獨立媒體」引述羅的分享內容,例如特首選戰時,曾俊華主力爭取「淺藍」和「淺黃」,獲得民主黨、公民黨支持,並「isolate了長毛和阿廸」,接近成功。有關報道其後被指違反閉門協議惹爭議,三方聲明引錄如下:

羅永聰facebook:
我很少在臉書留言,這次要破例。

接受了某機構邀請分享,事前說明了是閉門,不引述,不報道。後來有網媒轉載了部分對話紀錄,有朋友以為是一次公開訪問,我想我有需要澄清,這不是訪問,我亦不打算就選舉再接受訪問。

事後回看,我承認即使是閉門分享,有些話我可能也是說多了。若報道的一些內容令各方友好不快,我向你們道歉,請見諒我的不謹慎。
經一事,長一智。我希望經驗和知識能夠繼續在無壓力、自由的空間分享,流傳。

香港獨立媒體:
本網記者經正常渠道向社總報名,並獲告知可以報道,但不得錄影。在報道刊出後才獲悉講座閉門進行的說法,本網尊重社總和羅先生,惟報道已在公眾領域流傳,亦具公眾利益,本網無意撤回報道。

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:
社總舉辦的活動均為公開報名,並在面書公開發放,包括4月19日晚上邀請羅永聰先生作嘉賓的2017特首選舉點滴分享會。就當晚網媒能否錄影的查詢,本會回覆不作直播或錄影。我們相信促進不同觀點人士的交流能令社會有所裨益。就是次分享會帶來的誤會及令各方引起不便表示歉意。

文﹕林靄雲
編輯﹕馮少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 |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talkonly.net

GMT+8, 2020-6-6 09:20 , Processed in 0.04220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